因美国对伊朗可能实施更多制裁和

企业介绍

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相比美国等国家以通货膨胀率等相对单一指标作为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当前我国货币政策以多目标为基准,即就业、物价、经济增长、国际收支以及金融稳定。在当前物价和经济增速保持大体稳定、就业波动显著降低、国际收支大体平衡的环境下,笔者认为货币政策取向更加侧重于金融稳定,为金融去杠杆和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营造良好、适当的货币环境,以配合金融监管强化。

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货币政策继续定调为稳健中性,但从央行的实际操作中,笔者发现货币政策呈现以下几个特点:一是央行运用cra、定向降准等结构性工具,配合公开市场操作,大幅提高货币政策执行的灵活性,延续性也得到更多体现;二是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货币政策实际上是边际趋紧的,这一点从去年市场利率中枢明显抬升就能够看出。

缓解实体融资条件收紧需要货币政策阶段性修正。今年2月初开始,由于春节和两会的时间间隔接近,央行加大逆回购投放力度的同时采取cra操作,货币市场流动性明显改善,长端利率下降近30bps。4月17日,央行宣布降准1个百分点以置换9000亿元未到期mlf,同时释放4000亿元增量资金用于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引发市场对于货币政策转向宽松的讨论。但笔者认为,这只是对前期偏紧态势的阶段性修正而非再次转向宽松,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是缓解表外融资收缩带来的信用扩张压力。金融严监管趋势下,银行同业业务受到较大负面影响,主动负债能力下降,银行面临的整体负债压力上升,因此银行资产扩张受到较大限制,叠加目前表外融资需求回表,表内信贷额度紧张。社会融资总量余额增速自去年下半年开始明显下降,目前已至历史最低点。从社融结构来看,表外三项的收缩是最直接的影响因素。笔者预计此次降准将有助于扩大表内信贷规模。

二是有效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此次央行“降准+置换mlf”的操作,实际上可以看作用较低成本的准75%左右的mlf,一定程度上使得银行的资金成本有所下降,负债端的压力有所减轻,符合此前上调银行间存款自律机制上限的操作意图,也符合中央要求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政策取向。

三是为未来货币政策调控腾出空间。目前大型存款类金融机构和中小型存款类金融机构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分别为17%和15%,虽然从2011年后出现几次下调,但历史横向对比来看,当前仍处于较高水平。目前我国经济处于经济周期的底部位置,gdp增速进入到相对稳定的状态。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质量的进一步提升以及经济结构的进一步优化,如果经济回升至需要货币政策收紧,那么现阶段降准可以为未来政策操作腾出一定空间。

货币政策将在稳健中性的基础上增强灵活性。如上文所述,目前货币政策阶段性放松是对前期偏紧造成的融资收缩的修正。货币政策在保持稳健中性取向的同时,实际操作中将更加强调灵活性,央行将动用各种结构性工具以保证流动性的基本稳定,对资金面削峰填谷,同时加强与宏观审慎政策的相互协调。笔者认为,未来利率市场化进程将进一步加快,存款基准利率再次调整的可能性非常小,央行将引导货币市场利率变动(进一步完善利率走廊对货币市场利率的引导作用)继而影响存贷款利率的中枢,但浮动幅度将更大程度取决于银行自身。

6月1日,央行宣布扩大mlf担保品范围:将纳入不低于aa级的小微企业、绿色和“三农”金融债券,aa+、aa级信用债,优质小微企业和绿色贷款。笔者认为,从货币政策的角度来看,此举有以下两点意义。首先,有提振市场信心的作用。信用违约频发使得债券市场风险偏好降低,低等级债券发行难度加大,一方面可能会造成非理性的市场波。

七家互联网机票销售平台存在包括但不限于自营

八家航空公司存在包括但不限于飞机票退改签

七家互联网机票销售平台约谈情况如何?

关口区域支撑,上方测

七家互联网机票销售平台承诺将建